搜索表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感染8亿中国人的1类致癌物,不仅致癌,还会抑制免疫治疗效果!《BMJ》子刊最新研究

白泽专栏

一周免疫报 更多>>

感染8亿中国人的1类致癌物,不仅致癌,还会抑制免疫治疗效果!《BMJ》子刊最新研究


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感染是世界上人类最常见的感染之一,根据世界胃肠组织(WGO)保守估计,全球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感染了幽门螺杆菌,中国则是世界上幽门螺杆菌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感染人数超过8亿人。


幽门螺杆菌(图片来源:Pixabay官网)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已将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列入一类致癌物清单中,并且感染幽门螺杆菌后大多数携带者无明显症状,但是长期的忽视就可能发展成更严重的疾病,如萎缩性胃炎、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严重的则会导致多种癌症的发生,尤其是中国人最常患的胃癌。


除了上述的危害以外,近日幽门螺杆菌又新添了一项“罪证”,最新研究发现幽门螺杆菌感染还会抑制免疫治疗的疗效!


《BMJ》子刊《Gut》发表了一篇题为“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has a detrimental impact on the efficacy of cancer immunotherapies”的一项研究,来自瑞士洛桑大学Dominique Velin教授指导的研究团队首次证实了幽门螺杆菌会影响癌症免疫疗法的治疗效果。


图片来源:《Gut》官网


与常规的癌症治疗方法不同,免疫疗法旨在恢复自身的免疫系统功能来对抗癌症,近些年来已经发展成为对抗癌症的第四种治疗方式。其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s)通过解除癌细胞对免疫细胞的抑制,恢复免疫细胞活性从而发挥对癌细胞的杀伤效果。


随着免疫治疗研究的发展,越来越多实验数据证明,人体内的微生物群与免疫治疗效果有关,并且会对癌症免疫治疗效果产生影响。但是尚未有研究证实人体常见菌群是否会对ICIs反应产生影响。


为了探究幽门螺杆菌感染是否会降低ICIs的有效性,研究人员建立了结肠腺癌小鼠模型,分别设置幽门螺杆菌感染组和未感染组,并设置了CTLA-4治疗组、CTLA-4联合PD-1治疗组,结果均显示未感染组小鼠的肿瘤体积明显小于感染组小鼠。


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同样地,在接受了CTLA4免疫治疗的结直肠癌小鼠模型中,未感染组小鼠的结肠肿瘤数量显著少于感染组。这些小鼠模型试验均说明幽门螺杆菌感染确实降低了ICIs的效果。


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在随后的实验中,研究团队还建立了黑色素瘤小鼠模型,来测试幽门螺杆菌感染是否会降低癌症疫苗的功效。他们将特异性CD8+ T细胞静脉注射到小鼠中,后用乳化在CpG中的OVA肽 (SIINFEKL) 对小鼠进行免疫接种。实验结果再一次证明:幽门螺杆菌抑制了癌症疫苗治疗效果。


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另外,在进一步的评估研究团队发现,即使使用抗生素根除幽门螺杆菌感染,也不会改善免疫治疗疗效。同时多项研究已证实,使用抗生素还会削弱癌症患者接受免疫治疗的效果,所以想通过抗生素治疗根除幽门螺杆菌,恢复癌症免疫疗法疗效并不是一条可行之策。


最后,根据两组独立的接受PD-1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患者数据分析得出,幽门螺杆菌血清阳性的癌症患者不论是在中位生存期、无进展生存率、还是总生存率等多方面的数据,都比未感染的患者差!


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当然,研究人员也对肠道中的其他菌群进行了研究,以确认他们是否会对免疫治疗的效果产生影响。在经过3种不同的研究后发现,肠道菌群与幽门螺杆菌感染导致的免疫治疗抑制作用无关。


图片来源:Pixabay官网


在幽门螺杆菌感染早期,是很容易进行根治的,因此大家可以在体检的时候顺便做个幽门螺杆菌检测,如果发现阳性,那么就赶紧治疗,早发现早治疗,就是最好的预防方法。



近期热文推荐


重磅!中国首款CAR-T细胞疗法获批上市!中国或将进入CAR-T疗法井喷时代


重磅!国研自强!国产CAR-T疗法达100%缓解!长期有效!《Blood》最新研究


《Nature》首次发现!免疫细胞衰老会促进全身衰老!换年轻免疫细胞可抗衰!


没想到!吃辣或可降低癌症风险!平均随访10年、超50万中国人大数据证实吃辣好处


《Nature》颠覆性研究!“饿死癌细胞”或成现实!但怎么饿,却超出你的想象


可乐和奶茶,增加全因死亡率高达62%!果汁降低免疫力,影响肝代谢!含糖饮料那些事


肿瘤患者该牢记的30条建议,一次性汇总给你


体检查出肺结节,担心是癌症?赶紧看看肺癌诊断专家肖湘生教授怎么说


癌症患者五年无病生存率达100%!免疫治疗最新突破,拉出生存曲线完美一字线


参考文献:

1.Helicobacter pylori infection has a detrimental impact on the efficacy of cancer immunotherapies